请输入关键字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聚焦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第五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救治非霍奇金淋巴瘤病例纪实

[ 2019-12-23 09:39 ]

“没问题,这个病我们可以治”

“医生,这个病,能治吗?”在中组部“组团式”援藏血液病专家、自治区人民医院血液科副主任孔军医生的诊室里,一名年轻的藏族小伙子扎西(化名)正用蹩脚的汉语急切的询问道。

他来自偏远的牧区,他爸爸3个多月前鼻腔长了个大包,在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耳鼻喉科做了病理活检,初步诊断为结外NK/T细胞淋巴瘤,这是一种少见的非霍奇金淋巴瘤,恶性度极高,得知诊断后他就带着患病的父亲赶到了毗邻的四川省华西医院,那里的医生说他父亲这个病治疗比较复杂,需要间断的住院做化疗、随访观察,治疗周期较长。这让扎西犯了难,家里条件不好,很难在成都长期治疗下去。

这种现象并不少见,以前这类疑难重症血液疾病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很少收治,有条件的患者基本都转到内地治疗了。扎西听说自治区人民医院有北京来的血液病专家,就挂了个号来碰碰运气。

“没问题,这个病我们可以治,请放心。”孔军斩钉截铁的说。孔军来自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血液科、北京大学血液病研究所,是该科室派出的第五名援藏医生。北京大学血液病研究所在国内血液病专业领域数一数二,是中国国家血液系统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经过前四年的共同努力,目前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血液科已经能够熟练诊治各类常见血液病,逐步开始收治血液恶性肿瘤患者。

 “北京来的‘安吉拉’,神永远保佑你们!”

扎西的爸爸很快被收住入院。NK/T细胞淋巴瘤是一种很少见的非霍奇金淋巴瘤,占比5%左右,但恶性程度很高,中位生存只有8个月左右。扎西的爸爸56岁,左侧鼻腔肿物持续增大,表面已破溃伴脓胎,鼻塞明显伴左侧头痛,发热到39℃,情况很不好。这是自治区人民医院收治的第一例NK/T细胞淋巴瘤,孔军跟自己说:“一定要成功啊,这样科里的医生才能树立信心,后面才有患者敢让我们治。”

此时摆在面前的第一个难题就是高热,淋巴瘤患者可以合并发热,可以称之为“肿瘤热”,但患者鼻腔肿物破溃、脓胎明显,C反应蛋白(反应炎症和感染的指标)很高,孔军认为该患者是感染性发热的可能性极大。于是,他果断给患者用了碳青酶烯类抗生素,力求尽快解决发热问题,好尽快开始化疗。

第一天过去了,患者还是高热不退,孔军跟明显有些焦虑的住院医和患者家属说:“评估抗感染疗效时间还不到,我们再等等看。”第二天下午,患者体温终于正常了,孔军长出一口气,第三天,患者体温仍维持正常,孔军心里基本放心了。患者体温连续正常5天,肿物表面的脓胎基本消退了,病情评估需要的影像学检查也都做完了,孔军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给予患者改良的SMILE化疗方案。国际推荐化疗方案里最好含门冬酰胺酶,但是西藏地区没有,孔军又抽空跑到药剂科去软磨硬泡,请药剂科的同事去临时采购门冬酰胺酶,为后面化疗做准备。西藏自治区距离内地远,交通不便,运输成本高,很多静脉制剂需要冷链运输,运输成本更高,所以在西藏自治区想要申请采购一些在内地很容易获得的药物就变得非常不易。

孔军每天带领当地医生观察患者病情变化。化疗第5天,住院医师急匆匆跑进办公室说:“老师,不好了,患者谷丙转氨酶到了300U/L,怎么办?” 孔军笑着安慰住院医:“不用太紧张,这是化疗药物导致的肝损伤,加强保肝治疗,后面会逐步恢复的。”

果然,患者整体对化疗耐受良好,转氨酶逐步下降,2周后鼻腔肿物基本消退,恢复的很好。不会说汉语的患者及家属一直在表示感谢:“北京来的‘安吉拉’(藏语“医生”),神永远保佑你们!”

要把医疗技术带到雪域高原

孔军已来到拉萨3个多月,刚到拉萨时急性高原反应很重,他还清楚记得刚来时爬三楼稍微快了点,就感觉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抱着垃圾桶吐了半天。克服急性高反后,他迅速投入了工作,虽然一活动就喘、间断头痛靠吃散利痛,还是坚持每天床旁查房看病人,演示如何锻炼临床思维,反复讲解急性白血病、淋巴瘤和多发性骨髓瘤的诊疗常规。面对化疗药品短缺的情况,他四处奔走、多方沟通,逐步配齐了常用化疗药物,保证治疗能够顺利开展。最令他鼓舞的是,今年10月份开始,自治区血站可以进行血小板单采,这样化疗后血小板在个位数的患者度过难关的概率大大提升。

孔军说,作为一名中共党员,他积极主动申请参加援藏医疗队,是想要把自己的医疗技术带到雪域高原,要把党和国家的关怀带到西藏。他到藏后已收治急性白血病4例、淋巴瘤7例、多发性骨髓瘤10例,通过这些血液肿瘤患者的成功收治,让当地年轻医生有了对疾病的感性认识,建立了治疗信心;通过手把手的师带徒教学,让年轻医生积累经验,熟练诊疗流程,能够处理各类化疗相关并发症。

作为科室分管医教研的副主任,孔军给科室制定了三步走的学科规划。第一步是打牢基础,积累经验,做到对血液科各类疾病的熟练、高效诊疗,做到大病不出藏;第二步是提高对疑难、重症血液疾病的诊疗能力,建立自治区血液病诊疗中心;第三步是立足高原,建立数据库和标本库,发现高原血液病的特点,研究高原血液病的特有机制,发表高水平论文。

孔军说,除了医院的医疗工作,他们临时党支部还去条件艰苦的藏牧区义诊,给当地牧民送去免费的药物,带去党的关怀,同时也了解了当地的风土民情,当地的藏族同胞是那么淳朴善良,藏北的雪山湖泊是那么的壮丽秀美。孔军说,虽然他来藏的时间不算长,但他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里。

(供稿:第五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  责编:李杨乐)

from clipboardfrom clipboardfrom clipboardfrom clipboardfrom clipboard

地   址: 医院地址(西直门院区):北京市西直门南大街11号
邮编:100044
ICP备案信息:京ICP备10005257      京ICP备05082109    COPYRIGHT © 2004-2010
医院总机:88326666

官方APP

微信